欢迎访问:干哥哥久草热线视频-久草哥哥干免费在线视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金蛇郎君记

金蛇郎君记




  袁承志为支援闯王起义,於是押送了在南京发现的建文帝宝藏赶奔京城。这一日来到高碑店,袁承志、温青青
等一行人在镇西的“燕赵居”歇宿。当晚,袁承志与温青青两人在袁承志房中深谈到半夜,忽听得隔壁房中发出不
同寻常的声响∶“噢┅┅噢┅┅古得┅┅噢┅┅噢┅┅古得┅┅”一个女人的声音,满是荡意。

  “发可┅┅来客买扣克┅┅”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。

  “有啊搜四状┅┅发可米┅┅懂四到铺┅┅噢┅┅噢┅┅”那女人又是一阵呻吟之声。

  袁承志与温青青虽然听不懂隔壁男女说些什麽,却也知道二人在行何事,心想∶这一对男女听声音绝非中土人
氏,却在这里无所顾忌的云雨,全不知羞耻。

  这时,隔壁女子又是啊的一声大叫∶“噢┅┅爱慕卡明┅┅噢┅┅”

  随後,便不在出声了,想来是已然睡去。

  袁承志与青青开始听得好笑,後来,越听越觉心神荡漾。此时,二人四目相投,都从对方目光中看出了绵绵深
情以及一股渴求之意。

  袁承志拉住青青的双手,轻声道∶“青青,我┅┅”

  青青嘤的一声,将头靠在袁承志宽阔的胸膛之上,闻到他身上强烈的男子气息,浑身上下软软的好似没有半点
力气。

  袁承志将青青搂在怀中,只见青青的双颊晕红,在昏黄的灯光之下,一双杏眼,目光迷离,樱唇微微颤动,娇
艳欲滴。袁承志一低头,深深的吻在青青的双唇上。

  这一吻之下,二人都是心神具醉。袁承志再也忍耐不住,缓缓拉开了青青的衣带,青青轻轻的“恩”了一声,
并不拒绝。袁承志好似受了默许,将青青抱起放在床榻之上,伸手解开了青青的亵衣,里面是一件淡紫色的肚兜。


  便在此时,油尽灯灭,月光透过窗棂,撒在床头。青青紧闭着双眼,唯闻自己一颗心在跳动的声音。只觉自己
的肚兜已被袁承志轻轻解去,双眼更是不敢睁开。

  月光之下,只见青青的双乳隆起,如白玉雕琢的一般,两颗鲜艳的乳头,好似两颗樱桃,却只有黄豆大小,点
缀乳峰之上,晶莹可爱。袁承志将一颗乳头含住,舌尖轻轻抵动,一手在另一只乳房上缓缓抚摸,只听到青青发出
低低的呻吟之声。袁承志下身阳茎已挺立多时,一阵躁热难耐,两把撕开身上衣物,远远抛了开去,翻身压在青青
身上。

  说巧不巧,袁承志的衣物落下,正好砸在他放在桌上的金蛇剑上,金蛇剑当的一声落在地上。

  袁承志正是欲念如狂,这一声响却好似重重的敲在他心上一般,回头只见金蛇剑映月而闪,寒光凛凛,炫人眼
目。

  袁承志看着剑光闪动,猛的想起了自己一身之血愁,此行之艰辛,师长之教诲,好似冷水浇头,欲念全消。急
忙翻身下地,左右开弓,给了自己四记耳光。

  青青听得有异,睁眼却见袁承志站在地上,神色古怪,急忙坐起,双手掩住乳房,问道∶“大哥,你,你怎麽
了!”

  袁承志道∶“青青,都怨我把持不住,险些毁了你的清白。”

  “大哥,你胡说些什麽,我┅┅”

  “青青,你听我说,你我都是身负血海深仇,大仇未报,大事未成,又怎可如此。”

  “大哥,莫非你嫌我的出身┅┅”

  “青青,我得妻如你,夫复何求,只是如今,起义大业要紧,待我们助闯王成事,报了大仇,才是你我长相□
守之时啊!青青,你可明白我的心麽?”

  青青一言不发,凝视袁承志,目光中又是幽怨又是怜爱,过了一会儿,幽幽的一声长叹∶“大哥,我的傻大哥
啊!”

  言罢,轻轻整理好的衣服,回自己的客房去了。

  只留袁承志一人在房中,思潮翻涌,夜不成眠。

  翌日清晨,一行人正要出房用早饭,却见厅上有数十个外国兵,手中拿着奇形怪状的兵器,乱哄哄的说话。

  又见一个中国人向掌柜叫嚷,一听之下,原来此人是通译,要掌柜给外国人备饭,气势十分嚣张。

  正说话间,又来三个外国人,确是两男一女,穿着华贵。那女子碧眼黑发,肌肤雪白,大声说着什麽。袁承志
和青青一听之下,不由一惊,原来听声音,这女子便是昨夜隔壁叫床的女子。二人对望了一眼,满脸通红,回想昨
晚之事,都十分尴尬。



  那三个外国人,从袁承志一行人身旁经过,众人只觉一阵香风袭来。袁承志见那女子服饰奇特,加之昨夜闻其
声未见其人,不由多看了几眼。青青在旁边见了,十分不快。她暗想∶那不要脸的女子,定要找个机会教训教训她。
却见这三人坐在不远的桌旁,青青暗暗拿出一枚铜钱,手腕一抖,铜钱飞出,啪的打在那外国女子的耳坠之上。

  那女子“啊”的一声惊叫,急忙站起,身旁两名男子也是一惊,他们却看清了暗器飞来的方向,不约而同抢在
那女子身前,掏出火枪,指住袁承志一行人。

  其中一个男人叫道∶“谁,谁干的?”他发音虽然听来有些古怪,确是地道的中国话。

  另一个稍年长男人也道∶“你们想找死麽?”此人的中国话更是流利,若不见其人,决想不到他是个外国人。
原来,大明朝为了御敌,常向葡萄牙王国订购批红泥大炮,这些人乃是押运大炮的葡萄牙人,为首的二人,年纪稍
大的大名叫西蒙和较年轻是彼得,都是常到中国来,因此精通中国话。那女子名叫若克琳,祖父是中国人,自幼随
父亲往来中葡经商,此次是想来中国内地见识一番。西蒙和彼得见她美貌富有,都争着讨好献媚。此时,美人有难,
更是都想表现一番。

  袁承志等人对这些洋人的跋扈早已不满,见此情形,也想出手。

 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之时,西蒙突然将桌上的茶碗高高抛向空中,手中火枪砰的一声巨响,茶碗被击得粉碎,瓷
片落在袁承志等人身前。

  袁承志等人从未见过这等厉害的火器,都给吓了一跳。西蒙却得意的哈哈大笑,说道∶“你们中国人向我们买
大炮,可有神射手麽,敢较量吗?”

  袁承志早知明朝购炮对抗关外清兵之事,当年努而哈赤便是死在炮口之下,心道∶“朝廷买这些大炮乃是为了
抗击鞑子,如此一来倒不好与他们为难了。”

  青青却不理这些,上前一步就要动手。

  西蒙此时已填好弹药,见青青上前,对着她就是一枪,却将青青的头巾打飞了,青青的头发一下披散下来。一
惊之下,抽剑在手,怒视西蒙。

  西蒙大笑道∶“原来是个女人,还会使剑,那我就和你比比剑法。”说着,收起火枪,拔出佩剑。

  袁承志初时担心西蒙火器厉害,见他要比剑,倒放了心,并不阻止青青。

  西蒙招手叫过那通译钱通四,在他耳边说了几句,又指了指青青。钱通四不怀好意的笑了几声,走到青青面前,
道∶“西蒙先生言道,和你比剑,若是西蒙先生得胜,你须得让他亲┅┅”

  他话未说完,青青早已怒火中烧,上前一步,重重给了钱通四一记耳光,钱通四给打的摔了出去。青青挥剑直
取西蒙。

  西蒙见青青美貌,便存了轻薄之心,出剑缓慢,一上来便被青青逼得手忙脚乱,不到十招,青青一剑刺在西蒙
右臂。西蒙的西洋剑落地,青青跟上一脚,将西蒙踢倒在地。

  青青还要再打,袁承志向她摇摇头,示意适可而止。青青见西蒙如此狼狈,心中也消了气,当下停招不攻,站
回到袁承志身边。

  西蒙被青青踢得不轻,一时间站不起来,彼得急忙上前扶起西蒙,想到西蒙与青青乃是相约斗剑,如今惨败也
无话可说。西蒙恨恨的看着青青道∶“你这个女人,我们走着瞧!”说罢,一挥手,带着彼得、若克琳及一众外国
兵士离去。那通译钱通四被青青一记耳光打掉了两颗门牙,此时也急忙捂着嘴,跟着跑了出去。

  众人见这群洋人狼狈而去,不禁哈哈大笑。都纷纷夸奖青青武功了得,灭了洋人的威风,给大家长了志气。青
青经这麽一闹,也略略淡忘了昨夜之事,心情转好,问袁承志道∶“大哥,适才为何你不让我再出手教训那外国佬?”


  袁承志一笑,便将朝廷向洋人买炮对付满清鞑子之事向众人说了。众人这才恍然大悟。

  青青却撇了撇嘴,道∶“便是买炮,也犯不着受他们的窝囊气。依我看,若是朝廷昏庸,兵将不济,火炮又有
何用!”

  袁承志续道∶“不只为此,你不见那洋人的火器十分厉害。你若将他打的狠了,他怎会顾及什麽比剑之约,必
用那火器对付你,那时我怕你要吃亏。”

  青青想到适才西蒙发射火器的情景,确是十分了得,自己万万难以抵挡,不禁吐了吐舌头,有些後怕。又领会
到袁承志对自己的一片关怀之意,心下一阵温暖。

  众人说话间用完早饭,离了客栈,继续赶路,一路无话。

  到了傍晚投宿之时,见客栈里进来几个汉子,虽是寻常江湖打扮,却是颐指气使,好似官府中人。袁承志见其
中一人越看越是眼熟,心下暗暗奇怪。回到房中,猛的想起那人便是袁承志小时曾见过的锦衣卫胡老三,心中想到
∶不知锦衣卫在此出现,不知有何阴谋,倒须得小心了。



  当下跃出窗外,施展轻功,来到胡老三的人的窗下,凝神倾听。屋内说话的正是胡老三,他道∶“今日我等办
成此事,他总得另眼相看了吧!”

  另一人道∶“你小子小心马屁拍到马蹄上!”

  胡老三道∶“断无此事,保教他心理乐开了花。话又说回来,这女人虽不年轻,可还真有些姿色。我抓她之时,
摸到她身上的骚肉,他娘的,软软的,骚的紧。”

  又一人道∶“我说你小子,她的油你也敢揩,我怕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  胡老三辩解道∶“摸两把,打什麽紧,若是别的女人,老子早插翻她的骚洞了。这女人,他娘的,骚的紧,骚
的紧。”说着笑了起来。其他几人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  又有一人道∶“光说笑,这事办了再说。我们这就去吧。”说罢,熄了灯,连胡老三共五人,出门离了客栈,
向东奔去。袁承志在其後远远跟了,胡老三等人并未发觉。

  奔了约三、四里,只见几人来到城东一座小山脚下,此处已有两人,胡老三等人来到其中一人跟前,说了些什
麽,袁承志离的较远,听不真切。随後,以那人为首,七人向山上走去,袁承志跟随上山,见山上有两间小屋。那
七人在屋前停下,为首之人一挥手,胡老三等人随即四下散开,远远的守在小屋四周,为首之人一人走进屋内。

  袁承志心知屋内必有古怪,借着一阵乌云遮月,施展神行百变的轻功,来到屋後。果然胡老三等守卫之人并未
发觉。当下飞身跃上屋顶,伏下身,轻轻拨开一片屋瓦,向屋内看去。

  屋内,一个男子坐在床沿,从屋上看不见他的相貌,床上躺着一个女人,似乎穴道被制,不能动弹。只听女人
说道∶“安剑清,你我早无夫妻之情,我,我恨不得一刀杀了你。”

  袁承志此时再无怀疑,那女子正是小时照顾过他的安大娘。多年未见,安大娘容颜并无多大改变。袁承志乍见
故人,心道∶“不想在此见到安大娘,原来,胡老三所说的女子便是她。听她口气,这男子是她丈夫,不知为何如
此相待。看来安大娘当无性命危险。”当下静观其变。

  安剑清笑道∶“你我老夫老妻,多年未见,何必一见面就如此呢?你今年也三十多岁的人了,一点不见老,还
像当初那麽漂亮。”说着摸了摸安大娘的脸。

  安大娘怒道∶“你无耻!”

  安剑清又是一笑,说道∶“你现在说我无耻,当年我把你全身摸遍,你怎不说。莫非你忘了当年是怎麽叫床的。
你在床上那股骚劲,这些年,我一想起,下边就硬得不得了,你却是如何熬过来的?没找小白脸吧!”

  安大娘又羞又怒,一时不知说什麽好。

  安剑清见了更是得意,道∶“如何,今日你老公给你救急了!”说着,解开安大娘裤带,将右手伸到她裤裆里,
不住揉动。安大娘立时怒骂了起来,安剑清全不在意,仍是加紧揉动。

  不多时,安大娘骂声渐息,不再言语了,又过了一会儿,安大娘轻声哼了起来。

  袁承志在屋上听了,不由想起昨晚青青的娇声呻吟。

  安大娘的呻吟之声渐渐大了起来。安剑清却忽然停住,从安大娘裤中拿出右手,手指上粘满黏液,将手举到安
大娘眼前,手指一分,黏液便在手指间拉成了一条细丝,笑道∶“瞧瞧你的淫水,还嘴硬。你的淫水和原来一样多,
不,比原来还多。”

  安大娘满脸通红,怒道∶“姓安的,你杀了我吧!”

  安剑清笑道∶“我如何舍得杀你,这些年,我知道对你不起,今日我便一并补偿,管教你欲仙欲死。”说罢,
将安大娘的衣物一件件脱了下来。

  袁承志此时进退两难,欲上前相救安大娘,又觉这是他夫妻之事,自己怎好插手;欲待离去,又恐安大娘遭受
不利。心想∶最好有机会暗暗将安大娘救走便了。为今之计也只好红着脸等下去。只见,安大娘已全身尽裸,她身
材比青青更为丰满。奶子高高隆起,两个紫褐色乳头更是大得惊人,好似两个小栗子似的,此时硬挺起来,有半寸
高。下身阴毛浓密卷曲,覆盖了半个小腹。

  只听安剑清道∶“啧啧,果然你这身白肉更骚了!”伸嘴含住了安大娘的乳头,右手再次伸到安大娘的两腿之
间,轻轻搔动。安大娘又轻声呻吟起来。

  安剑清突然抱住安大娘的腰部,将安大娘面向自己,倒立着抱起,安大娘大大分开的双腿无力的前倾,正好靠
在安剑清的双肩上,阴户朝天。袁承志见安大娘的阴户正朝向自己,褐色的阴唇已经分开,连边的阴毛直长到暗灰
色的菊门,由於沾满淫水,更现乌黑发亮。

  安剑清低下头,正好吻在安大娘的阴户上,不住发出啧啧的声音。右手却从囊中摸出一颗红色的药丸,接着右
手抚弄安大娘的阴户,顺势将药丸揉了进去。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初入江湖的侠女 下一篇:沙漠之鹰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